热门搜索:

而跟那些没有背景的散修武者结交他们背后没有利益的纠缠反倒是可

时间:2018-12-15 21:23 文章来源:互联网

  看到吕凤仙如此坚持,楚休也没矫情,因为吕凤仙的性格就是如此,你帮他一分,他便会还你十分。
 
    所以原版剧情中聂东流对吕凤仙其实还是假意笼络的成分居多,但就算是如此,最后吕凤仙也是愿意出手帮聂东流,并且为他背了一个黑锅。
 
    “对了楚兄,我还有一句话要说,虽然这句话你可能不爱听。”
 
    吕凤仙看着楚休道:“楚兄,你的性格有些偏激,容易造成杀戮过重,就好像你今天杀那陈家旁系一样。
 
    行走江湖虽然避免不了杀人,但却不能被杀意所支配,我师父就曾经说过,昔日他在北燕军方时曾经跟东齐交战,一战下来杀人无数,最后甚至杀红了眼睛,差点连自己人都杀了。
 
    这种情况对于心境是一种冲击,容易耽误以后的修炼。”
 
    吕凤仙这并不是怪楚休滥杀无辜,他只是担心像楚休这般杀下去,容易堕入魔道当中。
 
    楚休笑了笑道:“吕兄,如果我说我其实不喜欢杀人,你信不信?”
 
    吕凤仙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楚休,露出一副你认为我会信吗的表情。
 
    楚休摇摇头道:“我说的是真话,杀人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达成目的的手段,如果有更方便快捷的方法,我也不想杀人的。
 
    不过大多数时,杀人都是解决问题最好的手段,就好像方才那般,生死之间有大恐怖,这世间不怕死的人虽然不少,但也绝对不算多。
 
    你也看到了,只杀一个人便给我省了不少力气时间,很划算的。
 
    而且你也不用担心我会被杀机煞气影响心惊,我现在修炼的功法中就有一门魔道功法,可以凝聚天地之间的杀机与煞气伤敌,近身威能不逊于罡气。
 
    不论是何种力量,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手段,一种工具,人,是不会被工具所驱使和影响的。”
 
    吕凤仙点了点头,对于这点楚休心里有数就好,而且楚休的某种理论在他听起来也是新奇的很,倒是让他有些感慨和启发。
------------
 
第七十一章 重回吕阳山
 
    寒江府一战,楚休的受伤比较严重,那许重阳毕竟是御气内罡境的武者,楚休的骨骼断裂,内腑被重创,换成其他人基本上就是一个重伤的局面了。
 
    但楚休不同,他有着琉璃金丝蛊在身,在楚休受伤之后,琉璃金丝蛊吸取不到楚休身上的气血之力,便本能的去释放自己的力量修补着楚休体内的伤势,所以说楚休伤愈的速度甚至是其他武者的十倍还要多。
 
    当然这次楚休最大的收获还是那六转灵药,紫叶茱萸。
 
    正常来说,六转级别的灵药还是炼制成丹药才能够发挥其最大的药效,只不过炼制丹药这种东西必须要丹方,还要有经验十分丰富的炼丹师才行,这样的存在基本上都是大派出身,楚休就算是花重金请人家炼丹,估计人家都不愿意搭理。
 
    所以楚休直接拿出那紫叶茱萸吞进肚子里就开始炼化。
 
    紫叶茱萸跟正常的山茱萸模样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叶片乃是紫晶之色,十分的奇异。
 
    寻常一转到三转的草药都可以大规模的种植培养,但基本上四转以上的存在便可以称得上是灵药了,人工无法培养,要么就只能从秘匣里面开出来,要么就只能去一些森山老林里面碰运气,反正这种东西都是消耗品,越用越少。
 
    吞服了紫叶茱萸之后,楚休顿时感觉一股热流从丹田内升起,在他炼化这紫叶茱萸之时,琉璃金丝蛊的力量竟然开始帮助楚休炼化药力,这点倒是让楚休没想到的。
 
    原版剧情中介绍琉璃金丝蛊时可没说还有这种作用,当然也有可能是拜月教没发现而已,毕竟这琉璃金丝蛊在拜月教手中也没呆多长时间就丢了。
 
    七日之后,药力已经完全炼化,甚至楚休的伤势也是已经痊愈了。
 
    紫叶茱萸的药力的确很惊人,楚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修为又在药力的提升下进步了一大截,当然还没有摸到内罡境的门槛。
 
    这七天的时间,吕凤仙都在外边帮楚休护法,此时看到楚休出关,吕凤仙也是诧异的很:“楚兄,这么短时间内你的伤势就已经痊愈了?”
 
    他可是知道当初硬接许重阳一拳的楚休有多凄惨,不过现在看来,楚休的伤势貌似已经痊愈了。
 
    楚休点点头道:“我修炼天赋不算高,资质只能算是中等,唯一的优点可能就是这受伤之后好的比较快了。”
 
    人在江湖,最难琢磨的就是人心,琉璃金丝蛊对于楚休来说是一个大秘密,起码对于现在没有实力保住琉璃金丝蛊的楚休来说,这件事情是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的。
 
    所以就算楚休知道以吕凤仙的为人性格,他绝对不会把事情透露出去,但楚休也一样不敢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吕凤仙。
 
    动手时勇猛激进,这平常嘛,自然就是要如履薄冰,小心翼翼一些了,毕竟反面典型可就在眼前呢。
 
    那陈家就是因为看不清自己,拿到一件宝贝就想当筹码换取利益,这才落得现在这种下场的。
 
    对于楚休说的这些东西吕凤仙也没有怀疑,江湖这么大,有些武者拥有一些异于常人的天赋很正常。
 
    就比如他,长了一副英俊小白脸的容貌,但实际上却是天生神力,方天画戟这种重兵器在他手中舞的跟玩一样。
 
    “楚兄,接下来你准备去哪?我这次从燕西之地出来,就是准备在燕国闲逛一段时间的。”吕凤仙问道。
 
    楚休拍了拍吕凤仙的肩膀道:“先别这么着急出去,回吕阳山看看,说不定会有惊喜呢,传了这么长时间吕阳山有异宝出世,我们现在回去也应该能看到,这吕阳山上究竟是真有异宝还是空穴来风了。”
 
    吕凤仙想都没想便点头答应下来,反正他这次出来就是准备在江湖上游历闯荡一番,去哪里都是一样。
 
    等到楚休和吕凤仙再次回到吕阳山时,这一次吕阳山可是要比上次更加的热闹了,原因是就在最近几天,吕阳山夜里几乎每天都会有碧绿色的光芒照耀出来,唯一奇怪的就是众人找遍了整个吕阳山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不过即使如此众人此时也能确定,这吕阳山有些不对了,直到此时,这才将一些大势力的弟子都给吸引了过来。
 
    而楚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也是在心中暗道,这吕阳山内的遗迹,怕是即将开启了,到时候就看这次能吸引到多少人了,反正少不了一场激烈的争夺。
 
    …………………………………
 
    聚义庄内,因为有人将吕阳山发生的事情的禀报给了聂东流,聂东流想了想便也准备带着人去吕阳山一趟。
 
    现在吕阳山那边究竟有没有宝物出世谁也不知道,但他在聚义庄内已经呆了有一段时间了,正好出去走走,就算没有宝物,散散心也是不错的。
 
    否则万一若是真的有宝物出世,从他们聚义庄赶到吕阳山怎么也要十天的时间,估计到时候早就被人把宝物给抢走了。
 
    就在这时,聂东流好像想到了什么,上次张百涛要杀的那个人,好像就在吕阳山那边吧?
 
    聂东流对身旁的聚义庄弟子问道:“对了,张百涛如何了?这么长时间,应该也有消息传来了吧?”
 
    那名弟子道:“早就有消息传来了,只不过那时候少庄主您正在闭关,我就没来打扰您。”
 
    “哦?张百涛将那人杀了?”聂东流皱了皱眉头,用他的人脉报仇成功,这张百涛也不说回来道谢,这人也太没规矩了一些。
 
    那名弟子摇摇头道:“没有,是张百涛要杀的那个楚休在吕阳镇的客栈之内,将四人全部斩杀。”
 
    一听这话,聂东流的眼中顿时便露出了一抹惊诧之色。
 
    刘元海三人的实力他知道,虽然不算强,但在林中郡这一代的散修武者当中也不算弱。
 
    张百涛的实力他虽然不清楚,但身为巴山剑派的内门弟子,定然也是不弱。
 
    可以说这四人出手,聂东流都要废很大力气解决,但他们竟然栽在了一个同样是散修武者的手中,这可是有些不可思议啊。
 
    聂东流的眼中露出了一丝饶有兴趣的神色,如果那楚休还在吕阳山的话,他到是准备费心思招揽一番了。
 
    其实对于聂东流来说,比起结交那些大派弟子,他更倾向于结交一些实力高强的江湖草莽,散修武者。
 
    因为跟那些大派弟子结交,对方首先考虑的还是他们背后宗门的利益,而跟那些没有背景的散修武者结交,他们背后没有利益的纠缠,反倒是可以为他所用。
 
    至于那几个人的性命嘛,聂东流还真没有在意。
 
    张百涛只是寻常的内门弟子,并不是巴山剑派中那几位真正嫡传弟子,能结交当然可以,现在死了,对聂东流的影响也不大。
 
    至于刘元海三人嘛,敢来聚义庄混吃混喝占便宜,就算没有这件事情,聂东流也准备找个机会把他们三个给处理了。
 
    这楚休年纪轻轻便有着这种实力,现在便跟其结交,等到他将来接管聚义庄时,对于他帮助可是会很大的。
 
    聂东流想了想道:“去带几个人,准备准备,明天一早便出发去吕阳山。”
 
    此时不光是聂东流准备前往吕阳山,因为吕阳山的动静闹的越来越大,在吕阳山周围离的比较近的那些势力,几乎都派了门中的弟子前往吕阳山。
 
    楚休和吕凤仙也早就做好了准备,两个人率先上山,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盘膝坐下,注意着山上的动静。
 
    现在吕阳山每天晚上都会有碧绿色的光芒冲霄,仿佛是从地底渗出来的一般,也有不少人开始挖掘,但却一无所获。
 
    楚休知道,这是吕阳山内的遗迹阵法即将失效的原因,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等到那阵法彻底碎裂,遗迹便会开启了。
 
    这处遗迹当中埋藏的可是一位上古强者,那位所留下的好东西可是不少,这么多人来此,楚休没贪心到想把所有东西都拿走,那也不太现实,但其中那几样主要的东西,他却是志在必得。
------------
 
第七十二章 结交一番
 
    就在楚休等人都在那里耐心的等候时,山脚下忽然传来了一阵热闹的喧哗之声,一众武者簇拥着几人走上来,恭维声不断,楚休挑了挑眉毛,貌似是有大人物来了。
 
    楚休扭头冲着身边一名模样略显猥琐的武者问道:“包老三,来的人是谁你可知道?”
 
    那包老三是吕阳镇当地的一名散修武者,正是之前在张百涛等四人围杀楚休时,他在旁边看热闹多嘴却差点被刘元海一刀砍死,结果却被吕凤仙给救下的那家伙。
 
    楚休和吕凤仙流身边就只剩下十多个人了,这些人都是吕阳山附近的大族或者是大宗门的人,自家都有着御气五重的高手坐镇,这才能在这里跟聂东流谈笑风生。
 
    其中一名身穿金色华服,身材英挺高大,模样英俊,甚至论外貌仅次于吕凤仙的男子站出来,对着聂东流拱拱手道:“少庄主,听闻你这段时间都在聚义庄内闭关,这次怎么来吕阳山了?我还以为你们聚义庄只是会派一些普通弟子来看看呢,没想到你却亲过来。
 
    不论这吕阳山内有没有重宝,少庄主你这次来可不能就这么走了,我最近淘到了一批好酒,五十年的醉龙香!就等着少庄主你来品尝呢。”
 
    聂东流笑了笑道:“在聚义庄内闭关闭的有些憋闷了,正好趁这个机会散散心。
 
    听说岳兄你北陵岳家准备跟同为北陵府大族的穆家联姻,迎娶穆家长女,这批醉龙香难道就是准备在订婚仪式上准备的?”
 
    这名年轻人乃是林中郡大州府,北陵府岳家的嫡长子岳卢川。
 
    岳家在北陵府的地位很高,甚至一提到北陵府,人们就只会想到岳家,在北陵府内,其他小家族的地位根本就不能跟岳家比。
 
    此时那岳卢川听到聂东流这么问,他的神色顿时有些不对,勉强笑了笑道:“一个订婚仪式嘛,没什么大不了的,这醉龙香少庄主什么时候想喝,我这边立刻就准备。”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